纸人
时间:2017年04月16日 来源:作者:字体[][

   人家都说小孩子在还没到十五岁的时候,天灵盖是还没有关,也就是说我们人的第三只眼睛没有完全的合上,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般都是会看到不干净的东西,这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毕竟现在很多的事情,都是用科学无法解释的。

  
  刘丫在小的时候就曾经遇到过,那时候她好像是已经满了16岁了,还过两年就差不多成年了。
  
  那时候她记得是五月的天,天气十分的炎热,当天放学后,她便跟着神色不大对的妈妈到外婆家去了,原来是外婆去世,想起小的时候,外婆十分疼爱自己,想到这里刘丫不由得鼻头一酸,特别心疼外婆。
  
  爸爸已经先到了外婆家,看到刘丫跟自己的老婆到了,赶忙上前迎了上去,脸色凝重,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  
  在一问之下果不其然,在半个小时之前,放刘丫的外婆的遗体的四角架突然断了一个角,遗体从摆放的架子上摔了下来,头磕到了地上,现在人正在里面商量着怎么处理呢!
  
  随后,刘丫的妈妈跟爸爸就一起走到了灵堂后面摆放外婆的遗体位置。
  
  刘丫一看没自己的什么事,就走到一旁坐了起来。
  
  虽然自己对死人这种东西跟事情不懂,但是看爸爸妈妈刚才的神情,看来事情并没有很容易处理的。
  
  灵堂四周围看上去十分得阴森,外婆的遗照看上去很安详,前面事放着一束束康乃馨,外婆生前最喜欢的花就是康乃馨了,所以在她死后,家人照着她生前的喜好,给她准备磕这么一个东西。
  
  照片的左右边是一个字联,整个灵堂除了白色就是黑色刘丫外婆的照片刘是一个经典的黑白照。
  
  有点类似于电影里的那种画面,不过,跟电影有所不同的是我们的家属都是坐在一个四方红桌子前,等待前来客人给点钱意思意思下,然后再拿一条红色,通知到时候出殡的日期,而电影里的家属是跪在地上的,各种地方,习俗是不一样。
  
  刘丫在前堂大概也坐了有十分钟,也不见爸爸妈妈出来,刘丫虽然年纪已经到了一个少女阶段,但是性格还是比较大大咧咧的,好多事情都不是考虑得很周全,刘丫也偏向于喜欢一些小东西之类的。这时候坐在灵堂没事做的刘丫她突然看到灵台桌上前面的两个纸人。
  
  那是一男一女,也不知道是哪里请来的扎纸师傅,把纸人做得十分精致,刘丫注意到了女子人手上捧着的盘子里面放着几个金灿灿的纸杯子,看上去特别的诱人,不知道为什么,刘丫心里居然浮现想把那杯子占为己有的心理。
  
  这个女纸人身上的衣服是粉红色的,头发以及各个妆容看上去都活灵活现的。
  
  刘丫挪动着,慢慢的往灵桌前移动,一边注视着灵堂里面其他人,看看别人会不会注意到自己。不过这个想法显然是多余的,所有人都沉溺在悲伤的痛苦中,根本没有谁会去注意到她一个小女孩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  
  这时候的刘丫已经移动到了灵堂前面,她就站在那个女纸人的旁边,眼睛不断地注视着,灵堂内的其他人,趁着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都没放在这里的时候,她猛地伸出手,从女纸人端着的盘子上抠下一个杯子,迅速的放进自己的兜里。
  
  但是由于用力太猛,她一不小心把女纸人的脸部给撞歪了一下,好在看上去不是那么明显,刘丫迅速的回到了座位上。
  
  继续等待着父母,这时候他看到父母两个人红着眼睛从灵堂里面走出来,旁边还跟着一个法师,看来事情是解决了。
  
  以法师的看法来说,刘丫外婆的情况不是太坏,对于她外婆从床上摔下的这一事来看,落地开花是好兆头。
  
  不过这额头,还是得好好的整理一遍。然后因为第二天早上刘丫的外婆要出殡的原因,所以刘丫一家三口当晚就在某个舅舅家里住下了,这样方便第二天不需要来回的跑。
  
  舅舅的房子是新家,他们今年刚搬进去不久。但是客房并不多,所以当天晚上刘丫跟自己的表妹住同一间房。
  
  而他爸爸妈妈就住在她隔壁房。
  
  当天夜里,刘丫跟表妹聊了一会儿天就开始入睡。
  
  但是刘丫却辗转反侧的睡不着,她转身看向睡在旁边的表妹,听着表妹她已经开始微微的打起了呼噜,刘丫更是心烦。
  
  其实刘丫本来并不认床的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以前她的睡眠都是非常好的,几乎一躺在床上,就直接睡了过去。
  
  可是她这天晚上却出奇的清醒。
  
  与此同时,刘丫听到房里面突然响起了稀稀疏疏的声音,好像有人在翻动什么似的。
  
  乡下人睡觉都习惯把灯关掉,刘丫也有同样的习惯,毕竟这样入眠对睡眠很好。
  
  所以刘丫的眼睛静悄悄的环顾着房内,那个声音从衣柜慢慢的移动到了她们所在的床头柜,由于是对方的位置是站在表妹的床边,所以,刘丫根本无法注意到。到底是谁进入了房里。
  
  刚开始,刘丫以为是舅妈,因为她的动作也不是很大,动作十分小,就好像是怕吵醒房内的两个人,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的。
  
  但是乡下的人都特别早睡,再加上没有城市车辆的喧嚣,周围的环境特别安静,但是很快的,刘丫就否定了在房里找东西的人是舅妈。
  
  因为她发现自己居然听不到一丝的脚步声,但是翻动东西的声音仍然持续着,然后对方又慢慢的移动到了刘丫的所在位置。
  
  房间里很黑,很暗。由于窗帘是加了隔布的,根本连一点月光都渗透不进来。
  
  但是,刘丫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移动到自己的边上,然后再自己的外套摸索了一遍后。
  
  动作突然停下,然后就往门口走了。
  
  就在这时候,刘丫突然感到颈椎一凉,无比的恐惧化成冷汗从她额头落下,因为她发现对方并没有开门,她居然是窗门而出的。
  
  当天晚上,刘丫彻夜未眠。
  
  第二天早上起床,刘丫去灵堂跟父母最后一次祭拜外婆的时候,眼睛突然转向了旁边的那个女纸人,她猛地发现,昨天被自己抠掉的那一个金灿灿的杯子,居然毫发无损地回到了女纸人的托盘里。
编辑:诗雨 点击数: 会员收藏保存到收藏夹
上一篇: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淘宝干嘛 下一篇:没有了